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人观点

迟福林:以动力变革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历史跨越


发布时间:2018-03-21 17:39:00 点击:


来源:新华日报

在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之所以突出强调动力变革,主要原因在于:一方面,在要素成本上升、环境问题严峻、经济全球化不确定性加大的背景下,如果继续沿用传统的政府主导、要素投入、投资拉动的增长方式,不仅无法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而且会使高产能、高库存、高杠杆、高成本、低效率、低质量等结构性矛盾继续累积,进一步加大经济金融风险。另一方面,在新技术、新业态、新产品不断出现,国际经济竞争日益激烈的新形势下,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把自主创新作为第一动力,以人才作为第一资源,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所以,动力变革既是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也是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的前提条件。

以动力变革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历史跨越,我们究竟要解决哪些突出的矛盾?

第一,由要素投入向创新驱动转变。数字经济快速发展与经济转型升级交织融汇,不仅成为推动新时代经济创新发展的新动能,也日益成为引领我国经济转型升级与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加快推进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数字技术与传统产业的深度融合,是实现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务实选择。

第二,由投资拉动为主向消费拉动为主转变。与过去投资主导有很大的不同,进入新时代,拥有大量人口的消费大市场是我国高质量发展的最大潜力和最大本钱。新型消费与消费大市场相融合,可以使我国在较短的时间内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由投资拉动向消费拉动为主转变,就是要从根本上改变供给结构与消费结构升级不适应的突出矛盾,使消费结构升级成为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这就需要以消费结构升级为导向推进投资转型,进而实现供给结构调整,引导各类资本进入健康、教育、医疗以及新兴产业,这样既有利于破解我国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的主要矛盾,也促进投资更有效率,更可持续。我要强调两点:第一,我国的消费结构升级到了一个历史拐点。第二,不是为消费而消费,是以消费驱动投资转型,以消费来调整经济结构,释放我们的消费大市场。这不仅是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也是促进世界经济再平衡的一个重要的亮点。

第三,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变。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变是进入工业化后期的普遍客观规律。随着我国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城乡居民的物质型消费需求基本得到满足,服务型消费需求正在快速增长。到2020年,估计我国将初步形成以服务型消费为主的消费新结构,服务型消费将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就是说,服务型消费的全面快速增长,将形成生活性服务业发展的新动力。

第四,由总量发展导向向绿色发展导向转变。“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不仅需要开展环境治理,更重要的是要加快绿色生产方式和绿色生活方式的转型,形成绿色发展的产业体系和消费体系,走出一条保护与发展并举的新路子。

第五,由城乡二元结构向城乡融合发展转变。从现实看,城乡二元结构与转向高质量发展的趋势不相适应。就是说,实现由城乡二元向城乡融合发展转变,破解城乡发展不平衡、农村发展不充分的矛盾,已成为推动我国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这就需要以乡村振兴助力城乡融合进程,通过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重塑城乡关系。

(作者系上海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