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高端讲话

徐匡迪: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建设长三角网络化的城市群


发布时间:2016-08-23 10:14:00 点击:


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徐匡迪


伟光院长,各位嘉宾,各位同行,大家好!

长三角我是很有感情的,因为我出生在浙江,在浙江上到高中毕业,所以浙江是我的故乡。上海是我长期工作的地方,从1963年一直到2001年我都在上海工作。江苏呢,我的关系也非常密切,因为我太太是江苏人,所以我丈母娘家在江苏,我经常要去江苏。在文革以前,我们夫妻分居,我在北京工作,她在常州跟着她的父母亲。所以我寒暑假基本上都是在江苏过的。安徽,和我关系也很密切,永生难忘,因为我的五七干校在凤阳,我在那里两年半,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后来自己盖了房子,然后就回到干校住下,但也是经常和当地的农民、公社交流。

作为一个当时年轻的知识分子,不到30岁,终于知道中国的农村是什么样子的,基层的困苦。我住的大娘家里,丈夫是抗日时期的党员,儿子在抗美援朝期间牺牲,家里连一张床也没有,是睡在泥地上。所以长三角我是很有感情的,安徽我后来也回去过几次看看。

另外一点,上海和长三角的联系,不是从现在开始的。实际上从上海开始开埠以来,上海工商业的基础就在长三角。现在叫农民工来打工,主要是造房子,解放前上海学生意的人都是从外地来的,从绍兴、宁波、无锡、常州,比如上海的文具业是安徽人,纺织业是无锡人,面粉业是无锡人,长江上的航运、搬运工人基本上都是从江苏和湖北来的。

所以我想说这一段,我觉得长三角在新时期提出来“发展长三角城市群”是非常有战略眼光的,落实五大发展理念把长三角建成一个网络化的城市群,这是当前我们的一个重要任务。

大家知道,“城镇化”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个阶段,全世界不光是中国,在工业化以前,人口的80%住在农村,以后开始向城镇移动。到了封建社会后期,有中等城市出现了。到了工业革命以后,人口开始向工业中心城市集中。由于工业大规模生产,港口、铁路发展起来,所以交通枢纽城市出现了,因此开始出现了特大型城市。

上个世纪中期到本世纪初,大型城市都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经济增长的引擎。我们各个地方在搞城市规划的时候,有时候都喜欢把自己的省会或者大城市建成“国际大都市”,这是当时的一个情况。

上世纪大国城镇化有几个浪潮。英国是在工业革命以后的前期,城镇化率从20%增长到50%;美国是从1860年,建国开始的时候城市人口也不多,一直到1950年,城镇化率从20%提升到71%,这是移民和美国的工业化开始的。

二战以后,日本由于朝鲜战争和美国的扶持,日本经济崛起以后,城市人口从18%提高到72%。前苏联,它原来的城市化率也很低,也就是20%。在三十年代以前,后来在十月革命以后,特别是经过农业集体化和城市的工业化以后,城市化率由20%提高到60%

但是出现了一些特大城市以后,就发现城市大了以后是有矛盾的。第一,交通非常困难,以东京为例,东京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3000万人。2010年,东京首都圈周边有几个小城市,通勤时间要接近70分钟,约为68.8。通学的时间是76分钟,通勤平均的时间是70分钟左右。城市运行的成本非常大,高峰段道路的平均速度只有18.8公里,低于全国平均的速度35.3公里。如果18公里的话,对汽车损耗很大,而且也费汽油。

东京高峰时候的地铁上下班是这个情况,每个车门口都有两个人在往里面塞,我们上海比它好一点,但我们上海和北京有一点很不好的,所有人都挤在门口,乱成一锅粥,但人家日本排队还是蛮整齐的。

那么东京和伦敦城市群就业的特征,最后评估下来,通勤区域不能超过30公里,极限是50公里。所以城市的通勤距离大概就是30公里上下班,在30公里以外就是要搞卫星城了,而且卫星城不是卧城或者是睡城,必须要搞支柱平衡的卫星城,有住房条件,也有就业的机会。

都市带、都市群,呈大都市连绵区,最早出现在1915年美国人写的《演变的城市》,到1957年,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有一个都市群,以纽约和华盛顿为中心。另外美国的五大湖地区也是一个城市群,这是美国工业的心脏。欧洲是以巴黎为中心的欧洲西北部大都市带。还有一个英格兰的东南部的大都市带。

我们可以看看世界六大城市群的区位,美国东北城市群的中心城市是纽约,面积是13.8万平方公里,人口是5500万。5500万在我们这里听听是个少数,但美国当时人口不到2亿。五大湖地区的中心城市是芝加哥,面积大一点,人口差不多。

日本东海道城市群7000万人口,人口是非常密集的。英国的东南部的城市群人口有3650万,欧洲的以巴黎为中心4800万,长三角城市群人口有1.6亿人口,这也是人口高度密集的地方。美国东北部城市群的特点是趋向专业化分工、多中心的网络化城市群,它不是说以一个城市为单一的中心,是有多种功能的。比如说波士顿地区,它是高科技产业和高等教育,常春藤大学集中的地方,哈佛、MIT都在波士顿地区。

纽约还有很多私立的学院,包括莱斯利学院。纽约是金融、商业和生产、生活服务业,这个服务业还包括高档的时装业等等。还有清洁能源、制药、航空电子、交通服务。整个东北地区的港口已经不在纽约了,到南面去了。所有美国的智库、基金会,都在华盛顿,所以华盛顿是完全没有工业的。

2010年世界银行GDP统计排序,美国是15万亿美元,中国是5.9万亿,当年正好超过日本,日本是5万亿,现在中国已经是6.7亿了,日本还减少了一点。德国是3.3万亿,美国东北部城市群3亿美元,整个法国只有2.6万亿,因此城市群在一个国家中的发展作用是非常大的。

伦敦和英国东南部的城市群,战后1944年搞了一个大伦敦地区的规划,把伦敦市区的规划和东南区域战略相互支持,强调交通廊道的引导和节点的开发,强化了分工是进行网络化的发展。比如说它的战略开发区,是机遇增长区,是产业地带和复兴地区,主要是在泰晤士河周边。原来英国的泰晤士河边上都是码头,现在都是高新技术产业、文化创意。

另外,它塑造一些专业的节点,政策扶持引导高端产业往外走,系统地谋划城市郊区的共同交通体系。现在伦敦所有的航运业都跑到海边,就像大小洋山,当时上海的规划就是参照了伦敦1944年的规划。但有一点我们没有向他学习,就是伦敦所有的开发区域,一个一个区域中间都有很大的绿隔带,大概10英里宽,这是英国的法律规范,不能去侵占,土地不能批租的,隔绿是非常重要的,一直延续到现在。

巴黎,它和伦敦的情况不一样,它是一个内陆城市,没有港口。所以巴黎是以交通廊道枢纽地区来集中开发,依托轨道交通站规划都市的副中心。巴黎有一个城市规划特点,是我们现在中国城市很难学的,巴黎的市中心和18世纪末几乎是一样的,巴尔扎克写的小说,当时讲巴黎《悲惨世界》的房子都还在,不许动,那么新区离开中心区15公里,必须坐火车去。所以在巴黎市中心,你还能体会到文艺的范儿,也能坐在马路边上喝咖啡,没有那么多匆忙的人。

首尔也是很特殊的,韩国的二分之一以上的人口住在首尔,因为这是战后发展的国家,所以它要进行重整。它的第三次重整规划是在20062020年,市中心区包括首尔和仁川,它的发展很简单,你要在这儿住可以,所得税和登记税提高三倍,就是完全市场调节。然后有两个增长管理区,不允许建高楼大厦,只能建工厂和满足基本需要的办公。所以这也是市场经济国家调节人口的一个办法。

另外一个就是自然保护区,汉江上游禁止开发,保持原生态,目的是疏解首尔的人口无序膨胀,当时已经到50%,经过疏解,现在还有接近40%,它的政府机关是带头搬出去的。

中国实际上有三个城市群的人口在改革开放以来快速集聚。第一个集聚的区域是珠三角,从90年到2000年人口增长是6.08%,随着开发强度人口的饱和,增长率慢慢降下来。长三角九十年代还没有增长,从20002005年增长得比较快,现在也平缓下来了。北方京津冀地区,前三十年百分之一点多,但在2005年到2010年,每年增长3.2%,增长得很快。

由于向三个地区集聚,大城市北京等七个城市,交通出现全面拥堵,城市乱停车问题极为严重,公共交通车辆的用地被占领,甚至于消防通道也被占领。中国的小汽车的发展是无序发展,没有很好的控制规划。城市里面没有考虑停小汽车的地方,卖房子的时候,卖的停车位数量很少,当时认为大概只有十分之一的人会有自家汽车,所以地下停车场卖得很贵,很少,所以没有地方停,就停在马路边上。

另外特大城市,周边有很多的“睡城”,没有产业,就靠天天挤进城去上班,下班再回来,导致了钟摆式的交通。小汽车上班,在全世界很少,纽约市的市长是坐地铁上班的,因为小汽车在纽约市有规定,有停车地区,马路边上也有停,一小时10块美元,第二小时15美元,第三个小时是20美元,所以纽约的路比我们要窄得多,但它的交通比较通畅。在纽约工作的人70%都住在新泽西,因为纽约市区内的房价、物业、税费都很高。

同时大都市集中的地区,带来了空气污染。我们开始认识美国大使馆在网上公布北京PM2.5,是对我们的诬蔑,是反华行动,要把它封住,要批驳他干涉我们的内政。后来中央领导非常英明,我们也公布这个数据,当然我们公布的数据有时候比他高,有时候比他低,我们是郊区10个点,市区20个点。

前二十年改革开放的发展,资源、资本发展这些要素的机会过度向大城市集中,中小城市发展滞后,造成北京、上海、广州特大型城市的无序发展,中国成为特大型城市最多的国家。在德国,20万人口就叫大城市,大多数国家大城市都是在100万到500万之间的。所以中国人口多,这个问题是无法回避的。习总书记在十八届五中全会阐述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理念,牢固树立并且贯彻五大发展理念,我们不能单纯以GDP论英雄,也不能单纯以城市化率来考核一个地区,是要考核他是不是用创新驱动,是不是有环境协调?另外是不是有开放,有共享的理念。

11个区域支撑的城市群,比如像辽东半岛、山东半岛、中原、北部湾、呼和浩特等,大家如果看这些点就可以看出一点,我国著名地理学家胡焕庸在上世纪30年代就已经指出,中国适合居住的地方有一条“瑷珲-腾冲线”,从黑龙江瑷珲到云南的腾冲,在这条线的东面,无论是降雨量,无论是农田,适合于生长作物,无论是气候都是适合于居住的。

所以在上世纪三十年代,75%的人口集中在这个线以东,现在87%集中在这条线以东,为什么?因为人都要追求比较舒适的生活,过去还有一些放牧或者是在西部地区的少数民族,现在也在慢慢往东了。所以城市群天然的就在这条线以东集中。

 

说到长三角城市群,习总书记在2014520日到上海考察的时候,指出以上海为核心的长三角城市群要在创新驱动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上海要努力推进科技创新、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方面走在全国前列,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前进。

过去讲发展城市,主要是吸引外资,我有劳动力,有土地,你外商来投资,我招收很多人来就业,这个城市就扩大了。现在主要是要靠创新,因为低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中国现在已经没有优势了,因为我们现在的生产成本高了,工资也高。为什么总书记提出长三角要在创新驱动方面走在全国的前列?因为条件最成熟的就是长三角城市群。

第一,长三角是我国城市化最密集的地区,在50年代这个地方就有1亿多人口,国土面积只占不到4%,但人口有六分之一,常住城镇化率已经达到65.3%。根据中国农村经营的特点,还没有进入现代化大农业的时代,农村的人口还是需要有适当的保留。我们城镇化率不能到80%90%以上,因为我们西部的或者中部的一些山区,不可能用大型机械来操作。中国除了黑龙江、吉林的一部分,还有河北、河南的部分地区可以搞大农业以外,其他的地方都只适合于搞科技型的农业,不能搞大型机械化的农场。第二,长三角是我国产业与高新技术重要集聚地,长三角的国土面积只有4%,但是长三角的GDP占全国的四分之一,现在的汽车,占全国的六分之一,造船接近全国的三分之一。另外长三角是我们经济对外开放、对内辐射的一个龙头。我们现在看长三角的进口贸易和出口贸易,总数好像不大,只有8%,但是这个进口、出口是原产地来统计的,很多是经过长三角的港口出口,所以我们的港口吞吐量占全国的一半,但登记出口都当地化了,海关当地就退税了。长三角也是我们国家城市群建设的重要龙头,长三角是我们国家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

像合肥,上世纪50年代我们国家作为科技中心城市建设,中国科技大学就放在合肥,另外合肥还有一些重要的科研机构。电子工业集团16所、38所、48所这都是军用的,非常高级的。另外合肥也有民用的,通用机械研究院、合肥水泥设计研究院等等。

南京也是电子工业开发比较早,713研究院,另外中科院的南京分院,在天文方面在全世界享有地位。中科院的化学所、电子所,还有湖泊地理所、紫金山的国家天文台,中国在世界上发现一些小行星,大概占到全世界的四分之一,这个发现主要是靠紫金山天文台。

上海有上海光源,这是改革开放的时候建的,然后人类基因组南方研究中心,航空第一集团633所,中科院上海高等研究院、工信部电子设计院,中国的船舶研究院,还有北京大学在上海设立了微电子研究院等等。

杭州是我们国家海水淡化研究最早的,因为水的资源对我们中国来说,中国是一个缺水的国家,海洋局的第二海洋研究所、中国轻型建筑研究所、航天技术研究所等等。我们国家的985大学,著名的高校前十名长三角地区有五所,差不多有一半,北面是中科院,南京有南大,上海有复旦和交大,浙江有浙大,这也是高等教育资源比较丰富的。

另外国内211,一百所著名的大学,长三角有二十三所。另外也是我们国家两院院士最集中的地区,总共有科学院院士173名,工程院院士153名。另外长三角的网络化功能体系,多中心、多层次、专业化以及发展走廊、核心地区外溢辐射的效应已经日益显现,基本上是四块,从上海到南京这是一个,这个是杭州的,这个是浙南的,这是徐淮地区的。

这个图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的城市,为什么要讲这个呢,这个和京津冀有很大的不一样,北京的GDP非常高,人均GDP是全国平均的一倍以上,但是河北省只有全国平均的三分之一,你离开北京三十公里看河北省的农村,就和西北一样,落差非常大。

领导也多次讲,河北省和北京、天津发展的差距是断崖式的,但我们非常幸运,在长三角呢,从上海坐火车沿途看一直到宁波、温州,看不出上海的郊区和他们的郊区有什么两样,可以说杭州、宁波的郊区比上海郊区农民的房子漂亮得多,都是像欧洲式的。从上海往北走,经过了南京,苏南地区一直到苏北地区,发展也比较均衡,所以发展的外溢现象已经体现,而且沿着这个发展走廊,我们产业也进行了转移。

这个就是我们现在讲的城市群,不是讲城市和城市市政府之间签一个发展的协议,而是讲的是城市的企业按照市场行为来进行双向投资,来发生联系关系。以杭州、南京为核心的次结构,我们讲美国东北部,波士顿、费城是次中心,它自己有自己的特点,它的结构已经走向成熟了。

长三角三省一市的企业关联度,可以看出来非常的密集,而且企业天生的资金流互相投资。制造业的网络在长三角扩散,特别是最近向苏北和皖江地区扩散,去年我去了淮安和盐城看了看,发展实在是很好,那边汽车工业、钢铁工业、信息产业,包括大规模集成电路都已经起来了,和十年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像芜湖、安庆这些地方,2005年上海主要是向江苏、杭州、宁波扩散,现在扩散点已经分散到整个长三角覆盖的三省一市,所以技术密集型的企业,包括像奇瑞,中国原创的汽车也是在安徽发展得很好。

现在交通网络的联系,当然联系最密切的还是上海到南京这一段。除了这以外,其他地区的联系也非常多,而且也超出了所谓的长三角,将来很快就会有上海到成都的高铁,它上头和后头的一段都已经好了。

长三角城市群的发展还有一点,人口非常多,所以环境要非常保护。城市群的生态修复是我们发展最大使命,因为要绿色发展。长三角有五片生态保护区,一片就是在沪宁之间的太湖生态保护区,第二个是洪泽湖生态保护区,第三个天竺山,还有千岛湖钱塘江的保护区,还有雁荡山。

在整个城市发展中要特别注意四条重要的生态廊道,过去我们城市规划是没有的,像我们在浦东规划的时候,当时把世纪大道定200米,为什么?因为上海的冬天是西北风,夏天是东南风,必须要有一个从东南到西北的通畅通道,当时土地很贵,但还是下决心做了。

所以到最热的时候,当然现在我们家里多有空调,如果像文革以前,大家都到国际饭店、中百一店大楼去坐,因为那里凉快,空气的流动是解决雾霾非常重要的,所以生态廊道一定要注意。生态廊道有四条,一个沿海的生态廊道,从钱塘江口一直到淮河口,沿海的生态廊道必须要保持畅通,要搞绿化。

第二个长江的生态廊道,沿着长江不能搞这么多码头和修船厂和造船厂,要长江的鱼类能够繁殖。第三个淮河的生态廊道,第四个是新安江、富春江的生态廊道。我们规划的时候,必须要考虑生态优先,不能房子造好了才发现对生态有影响。

最后,我说几点,经过三十年快速发展,中国城镇化率已经超过50%,由于人口向大城市集中,使城市病凸现出来。所以现在中央提出来要搞三个城市群,另外搞两个城市带。第二个长三角是我国城市群发育比较成熟的地区,今后应该充分发挥人才、创新和对内对外开放的优势。

所以长三角今后不应该是作为加工制造业出口导向的地区,要发挥上海、南京、杭州、合肥等中心城市的科技和人才优势和产业的外溢效应,建成网络化、高技术、产业互补的经济高地,参与二十一世纪的国际竞争。第三,长三角的城镇化要以人为本,注重城市群之间的分工协同和四化融合的发展,并且要将生态修复和水资源的保护、绿色隔离带的建设放在城市群规划的首要位置。

以上汇报的情况,如有不当,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